迷迷糊糊的柯子

闲时也经常写写文,文体不限的哦嚯嚯~什么领域的都会涉及。自从踏入月歌圈,我估计自己将会往这方面同人发展……

【新葵】草莓和“草莓”

•有肉!好吧,是到唇边的那种

•昨天他们在玩国王游戏,又赢走了新的牛奶,脑洞就这么来了

•草莓牛奶果然很污!

•各位慢用,希望没有腻到大家( ー̀εー́ )









      “哈~”葵边伸懒腰边打了个哈欠,穿着睡衣缓缓走出房门。

      揉了揉眼睛,环视着宿舍客厅一副惨不忍睹的情状,叹了口气道:“昨晚睡觉好像听到他们在玩国王游戏。明明个个都是今天要工作的人,还熬那么晚……”

       慢步走向冰箱,看到了上面的便签条:

          葵,感冒就好好休息。早餐在厨房里,牛奶的话……是隼的一片心意(๑>؂<๑)       始留

       “嗯?牛奶怎么了……吗?”葵皱起眉头。“啊,睡了一晚还是觉得头有些疼呢……鼻子也不怎么通畅。”捏捏鼻子后,走向厨房,又是一番惨状。

       “啊……我记得今天应该是恋负责饮食来着,看来我还需要多调教调教他呢。”哑然失笑,恋也在成长呢。

        享用完早餐,葵抬起一边装着牛奶的玻璃杯微抿一口,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啊?放心的喝下,擦擦嘴准备回房间休息。等会儿,葵停下步伐,怎么会觉着这牛奶有些甜?这感冒连味觉也出问题了?

         “砰!”大门关上的声响,虽然比平时要小得多。

          葵轻步向大门方向走去。这个点大家都应该在工作才对啊,莫非是奏先生?

          “奏先生吗?”葵轻唤。见对方不答,他又向前走了几步。

          “奏……啊!”踩到薯片盒的葵向前摔去,却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葵你怎么起来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新?”目光还有些呆滞,刚刚受到的惊吓不小啊。

          新将葵扶起。逐渐回了神的葵开口道:“咦?新你今天不是要去影棚拍摄吗?怎么在这?”

          “嗯……这不是不放心你嘛,我拜托奏先生放我几天假来照顾你,等你好些了我就回去工作。”

         看着恋人黑瞳中无限的温柔,葵幸福地笑出了声,“嘛,最后到底是你照顾我还是我照顾你啊!”

          “等会儿!”新突然叫道。

          “嗯?”

          新吸吸鼻,好像闻到了些什么。一步步逼近,向葵身上嗅着,葵被逼到了墙跟,后背紧紧贴着墙面。

           “新……新?”

           最后,鼻子停于葵嘴前。

           “咚!”新抬起头,右臂咚到墙上,对葵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借着身高的优势,向下注视着恋人。没错,壁咚。

           “葵。”新低低呼唤着恋人的名字,左手挑起葵的下巴,低头,一吻落下。

           “呜……新!”葵挣扎着推开新,“新!我感冒,会传染给你的!”

          新勾起嘴角,“传染?我不怕。话说因为你工作忙我忍耐了那么多天,再加上你感冒,我已经做好十多天不碰你的准备。但是你现在……”说着强吻住葵,舌尖撬开齿门,扫荡着里面的一切。见葵快呼吸不过来,这才放开了对方。

         “草莓味?你喝了草莓牛奶吗?”

         “呼、呼……是、是草莓牛奶吗?我说怎么喝着甜甜,颜色还有些怪,还以为生病眼睛花看错了呢……”葵轻抚着嘴唇。

        “leader说是隼桑给我的,我还在奇怪为什么要特别指出……”

         “嗯……昨晚玩国王游戏,隼赢走了我所有的草莓牛奶……所以我刚刚出门去买牛奶了。”

         “噗!”葵笑出了声,“抱歉,我只是觉得……新现在有些生气的表情好可爱啊。”

         “咚!”这次,新双手都按在了墙上。

          “葵,你是在引诱我吗?”不等恋人开口,新将唇堵住了葵的嘴。

         舌尖品味着对方口中的一切,葵有些吃力的回应着。舌间交缠的柔软,令他眷恋的草莓味,这一切的一切使新今天的吻越发的强烈。

         葵还生着病的身子此刻因吻完全软瘫在了新的怀抱中。

         “新……我、我喘、喘不过来了……”葵无力地抓着新后背的衣服,新放开了他。

         “新……呼……新今天……真、真是太……太热烈了……”葵大口大口喘着气。

         “谁让葵你喝了草莓牛奶。自从将所有牛奶给了隼后的八小时四十七分钟内我都没再喝过草莓牛奶,再加上你的诱惑,我……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嗼……新你真是……”葵握拳在新胸口上轻轻挥过。

         “病态的葵好像也挺不错的。”新突然来了句。

         “嗯?什么?”

         “我说,”新公主抱抱起了葵,“我无法忍受没有草莓的日子,所以现在我要在你身上‘种草莓’!”说完,将葵抱向自己的房间扔在床上。



         几天后。

         “哎,这下好啦?病毒全到你身上去了。”葵无奈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新。

         “没事……啊嚏!”一个喷嚏,新头上的冰袋歪了。

       “好啦好啦,难受就别说话了。”葵倾身扶正冰袋,却发现新盯着自己的敞开的胸口看。

         “只要在你身上种下属于我的草莓,我就心满意足了。”

         葵低头看了看胸口,是一道很深的爱痕……

          “变态!”捂住胸口,葵羞红了脸。




——End——


      怎么说呢,一直以来我励志写肉文,最后都写成了清水……但这次终于成功了!虽然是微肉的……我会努力!总觉得是不是有点腻,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