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柯子

闲时也经常写写文,文体不限的哦嚯嚯~什么领域的都会涉及。自从踏入月歌圈,我估计自己将会往这方面同人发展……

【新葵】我想见你,亲口说爱你

    本来也是要写童话的,结果……走偏了。

    说实话不太擅长写悲伤的文章,算是一个有点失败的尝试……?

    也不说啥了,请享用

    哦,看完可以去听歌: さくら~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皓月当空,不知什么时候,一排排的路灯已然亮起。

       抱着不久前在游乐场里打到的兔子抱枕,只觉得心里一阵舒畅。“啊,好久没这么开心的玩了呢!今天真是太爽了!”我开心的笑着。许久都未听到身后人的动静,嗯?

       我转身,“新?”见新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轻唤了一声。

        “啊……啊?”对面人猛然醒神,“什、什么?抱歉,葵你刚刚说了什么?”新他摸着后颈,他一紧张就爱摸那儿。

        我勾起嘴角,“真是,我刚刚说我今天玩得很开心!新在想什么啊?”

         新低下了头。风阵阵吹过,正当我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问题时,他细微的声音随风入耳:“葵……那个……我想说…我……”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

          “啊,抱歉新,我能接个电话吗?”我向他吐了吐舌头。只见他好似松了口气,然后牵动嘴角的点了点头。

          通话结束,一天的好心情只觉瞬间阴云密布……

          “新……抱歉!我得先回去了,刚刚主任临时临通知我明天参加一个演讲竞赛,我现在要回去写稿子……哈哈,能不能背下来都是个问题啊……所以,真的很抱歉!”我夹着兔兔双手合十举于胸前,禁闭的双目偷偷睁开一眼看看新的神色。

         新叹了口气。看不到他的双眼,只觉得这声叹气中夹杂着太多的东西。“那你快回去吧,加油但是别熬太晚,身体会吃不消。”最后只是这么句温柔的话语。

         “可是新你不是要跟我说什么吗……”

        “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等你演讲竞赛结束了我再说吧。”新再一次难得的笑了笑,今天真的微笑好多次呢!

        我转身,“那我走了,新再见哦!”说完,我急急跑向家的方向。


       啊,真是脑仁儿都要炸了!在这样急忙的情况下思绪根本都是乱的,写什么演讲稿!我躺仰在椅子上,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休息,新到底要跟我讲什么事呢?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


       “完了我的演讲稿!”我惊叫着睁开双眼。满目的翠绿映入我眼帘。

       嗯?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家里准备明天的演讲竞赛吗?

       我四处转悠,比起对于莫名其妙来到这的恐惧,心里更多的却是好奇与安心。总觉得一切,都很熟悉……

        温暖的风吹过,夹杂着花朵的芳香。正张臂感受着这自然的一切,“铃~”听到一声清脆的铃音。寻声扭头,只见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上,悠然坐着一少年。

        不自觉的被吸引,我走近,走近。立于根前,微启薄唇:“请问……”闭目仰着脸享受暖风的少年转头,微笑一瞬即逝。

        是的,我没看错,那是微笑。是今天见过次数最多却极其稀少的微笑。

         “新?”轻吐字节,只觉心在颤抖。

          少年未对这声疑问作出回答。他轻松跃下树梢,伸手抓住我的手腕拉着向前走去。

         “新?你要带我去哪?”我急忙问着,却只见他边走边转过身,另一手食指止于嘴唇。

         “嘘~”


       感觉周围的景致在变换。眼前白光一闪,青翠春色转眼秋风萧瑟。片片黄叶落地。

       卡嚓嚓、卡嚓——

        “哈哈哈~你看这枯树叶,踩起来真好玩!一起试试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孩童笑声,一扭头,啊,果真是小时的我。面前那个一言不发瘫着个脸的是新。他完全没有理睬“我”,而是自顾自的向回家的方向走着。

         “我叫皋月葵!你是叫卯月新对吗?我想跟你做朋友!”“我”上前抓住新的手说道,就如此刻的新抓住我一样。

         啊我想起来了,这是幼稚园时与新第一次说话的那一天。

         小版的新停下了脚步,毫无任何表情地说:“你为什么要和我做朋友?”咦?当时的我是怎么回答的来着?我将期待的目光投向小时的“我”,只见“我”又在没心没肺似的笑着。

         “因为你看起来很寂寞啊!”

         内心一颤。为什么呢?

         场景变换。

         飞舞的雪花自天而降。世界一片银装素裹。

          “新!”“啪!”

          “哈哈哈~”“我”如愿以偿打到了新,而且正击脖颈,哎嘿~那可是新敏感的地方哟。

         正沉浸与兴奋的“我”只觉周身一股子不祥气息铺面而来。

        “葵……”听到这低沉的声音我惊得打了个颤,还是那么有威破立啊……

         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新发狂。只记得当时自己的下场很惨啊。

         看着那场恶战,于心不忍。正当扭头不去看那惨状时,愣住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新……在笑,那个身处冰雪当时我以为他特别生气的新,他……他竟然笑了。原来他在那么久前便笑得如此灿烂。

         “怦怦——”我好似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不等我反应过来,白光一现,周遭场景再次变换。

         还未睁开被白光刺得禁闭着的双眼,一阵阵蝉鸣先循环于耳际。夏天?

         “呐呐~新~就一根,吃完这最后一根冰棒我保证!我一定会乖乖呆在家里不再乱跑,好不好~”全身家当在小背包里,而小背包却在新手里。

          新不已为然,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哼,我还会信你?让你别一口气吃那么多冰棒你不听,生病了不是?既然是病人就该好好养病,你还到处乱跑。现在还想吃冰棒?做梦去吧。”

          “新!啊啊啊!”“我”垂头丧气,“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啊!不嘛不嘛!我要冰棒!我就要冰棒!热死了啦!”咿呀,那时的我孩子气起来还真是……令人难办……

          生病的“我”被新拖着向前走,“我”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现在看来也是好笑。

           走了一会儿,新突然停下,无神的“我”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

           “我”揉着额头,抱怨地说:“不给吃就不给嘛,为什么要弄疼我……”眼看着眼泪水都快出来了。嗯?当时真有那么疼?

           新再一次忽略“我”的抱怨,“最后一次。”

         “诶?”我蒙蒙的向前看去,是一条小河。明白过新的意思后  “我”兴喜的叫喊 着“新!”,并抱着他在他脸上嘬了一口。不一会儿,“我”已半身入水,正与鱼儿斗智斗勇。

          自己无奈的在一旁看着,心想那时的新也不容易啊。

          “去什么游泳接力啊,你浸水的身姿只有我一人能看……”新小小默念。

          诶?我、我是不是听、听到了什么?诶诶?

           还未回神,白光再次闪现。

          睁眼,樱花花瓣漫天飞舞。春光无限。

           环顾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没有小时的自己,没有小时的新,只有那条平时一起散步的小道。深呼吸,追随着花瓣沿小道往下走,边走边回想着与新在一起的时光,不紧哑然失笑。

           逐渐走到了尽头。是一棵巨大的樱花树,熟悉的樱花树……面前一位少年的身影。

          快步向前,“新!”我呼道。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新。

          少年转头,没错那是新,却带着满眼的落寞。

           “葵。”新开口温柔地呼着我的名字,心里却抖得厉害。

          咬了咬唇,开口:“新,这里是什么地方?”

          新转头,悠然说:“这棵樱花树,你还记得吗?”

          我细细盯着樱花树,只觉脑中闪现了些什么,却如何都抓不住。

          “五岁那年我病重。听阿姨说那久夜晚你经常独自一人来这棵树下为我祈祷。”新又一次展露笑容,“你不知道,当我知道后有多么的开心。”

          一愣。回忆充满脑海。

         啊,是啊,当初新病重,总觉得他要离开我了。小时听说古老樱花树上会有精灵,我便每晚去向精灵祈祷,祈祷新能平安无事。那树枝上的银铃,是我当年系下的。

         正在回忆,新再次开口:“你刚刚看到的都是我十分珍贵的回忆。我大多的回忆都有你,因为你在我心中是重要的存在。”

          “新在我心中也是重要的存……”我话还未说完便被新紧紧抱住。

          “新……”

           “不一样。我的重要……不一样。葵,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而是情人间的感情。”

          诶?我懵了,脑中一片空白。冷静,冷静。我在消化!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看清了自己对你的感情。我很害怕,我怕说出来我们的友谊便会到了尽头。我只想这样呆在你的身边……”

           肩头一湿。新……他哭了吗?

          不觉眼眶也有些湿热,“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和新你断绝友谊呢。”如果这种砰然心动的感觉就是喜欢,那么,我觉得这么久来对新的依赖就是在证明,我喜欢新。那是这么久来和我交往的女生所无法带给我的感受。

          “能听到你这么说我很开心,但是……抱歉,葵,我要走了,不能再在你的身边。”说罢,浑身一松。

          内心有些慌,不祥的感觉袭满全身。“新你……你要去哪?”

           “不要问我去哪里,你只需要知道。”新后退了几步,再次展露那令我难忘的笑容,“我始终会像风一样拥抱你,像星星一样守护你。”

           白光又一次闪现。

           “新!”睁眼,是熟悉的房间。

           “梦……吗?”演讲稿静静的摆于桌前。窗外漆黑一片,看来已是夜深。

     但是……新,我想见新!

       “叮铃铃~”刚起身,电话响起。

       “喂?”

       “葵!快来xx医院!新出车祸了!”

       电话滑落,那一刻,我只记得耳朵再听不到什么了。


       极速赶向医院,却只见……白布头已然盖上。

        “新他当时为救下路中间的小孩,被重型卡车撞上,当场……身亡……”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一段消息如同蛇蝎一般,钻心的疼痛……

         记不起是如何出的医院。回神抬头,看到了那棵樱花树。梦中新坐着的树枝上有一个本子。

         拿下本子翻开,熟悉的字迹摊于眼前。

     

        3月10日 明天学校有男扮女装选“校花”的活动,葵也要参加,好期待。

        3月11日  我愣住了,在看到舞台上穿着洋装的葵那一刻。感觉像是吃了满满一罐子的醋,以后这类活动我一定不会让葵参加的!

         ……

         4月7日   樱花开了,与葵一起赏樱花。葵他睡着了,见他脸上有花瓣,想拿开,却忍不住在他脸上落下一吻。我可什么也没做!

        ……

        12月20日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葵说……他会讨厌我吗?

         ……

          1月15日     我总觉得现在不说,以后会没机会了。频繁约葵出来,最后却都没说出口。这样的自己真是个懦夫。

          ……

          4月19日     明天约葵去游乐场,我一定要说出口!

    

         没有了。

        放下日记,凝望着树梢樱花出神。

        风刮过,吹响了树梢,吹翻着日记。花瓣纷纷扬扬的在空中飞舞。

        风停。

        低头愣住。

      

葵,我爱你,已是无法自拔的地步。如果真的无法说出口,请原谅我,我只想这样留在你身边,享受与你的每分每刻。

        纸张上泛起水渍。眼泪在大滴大滴的掉落。

         那是梦却不似梦,那是新的回忆亦是真心审视自己的过程。

          新,我也爱你。

         能遇到你真好,是你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涟漪。只是可惜……

        明年再无心爱的人与我一起赏花。

      

        闭上双眼,心中樱花盛开。只为一人开放,只因一人美丽。你就似我指尖的花瓣,思念你着你的温柔。我想见你,亲口说爱你……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