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柯子

闲时也经常写写文,文体不限的哦嚯嚯~什么领域的都会涉及。自从踏入月歌圈,我估计自己将会往这方面同人发展……

【恋驱】残念的转变〈6〉

        从窗户射入的阳光刺痛了床上人的双眼。少年眯起眼,随后艰难的睁开,只见白花花的天花板。

        “这……不是木屋……啊…”好熟悉的味道,好熟悉的…感觉……想要起身,只觉除了头痛外右手臂也没了知觉。这一动作惊动了一旁的少年。

        “嗯…”少年缓缓抬头,在看到床上的驱已清醒时,双眼完全睁开,欣喜不已:“驱,你醒了!感觉好些没?”

        驱艰难动了动右手,呆呆的回忆:“这是……在哪?我只记得我们去合宿,然后……然后怎么的我不小心落水了……啊,头好疼……”

        恋心疼的揉了揉驱的头,“这是我房间啦!你落水后发高烧,就急忙把你送医院去了。睡了一天一夜,我见你烧退了就把你弄回宿舍了。”“哦,是恋的房间呐,我说怎么那么熟悉……哎?”还没完全消化,驱便被恋一把抱住, “你是笨蛋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反应过来的驱顿时烧红了脸。

         “呃呃……那个,那个恋你……”“别动,静静的让我抱一会儿……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驱你不会再醒过来……”驱不再挣扎,缓缓抬起双臂抱住恋,轻轻拍着他的背以作安慰。

        “医生说,驱你感冒已有些时候了,在水里浸那么久……所以引起了重感冒……怎么那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还有,为什么要去离河那么近的地方?”恋小声责问。

       “因为……因为……”驱轻轻推开恋,“我看到河边有一块很像小花兔的石头……我想,恋应该会喜欢的……”恋一愣,从包里拿出那块之前好不容易从驱手心里抠下的石头。“驱你……怎么知道小花兔的?”驱泯了泯唇,嘴角挂上一抹迷人的微笑:“我记得吧,小时候的一天,我和妈妈出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男孩,他死死的抱住怀中的小花兔,最后却依旧是毫不留情的被大人夺去,关进笼子送上了一辆车子。汽车开动,男孩哭着在后面追了一段路程。他哭的很伤心,哭了好久好久……我当时觉着这个男孩好可怜,想去安慰他,正准备走过去时,一个和他很像的女孩先一步抱住了那个男孩。之后……我被妈妈拉走了。”驱顿了顿,对上恋那震惊的双眼:“后来在高中与恋相遇了,那时我就觉得恋很熟悉。与爱聊了恋小时候的事后,确定了之前那个哭泣的小男孩就是恋。”

         “命运就是这样不可思议呢~想起小时候哭得那样悲伤的恋,自己就决定再也不能让恋那样伤心了……”“但是这久不知道恋为什么要生我的气不理我,那天在树林里就在想要怎样才能逗恋开心,忽然就发现离河很近的地方有块很像小花兔的奇特石头,就想把他送给恋,但是……自己还是悲催的掉进河里了……不过幸好我拿到了呢!哎哎哎!”驱再一次被恋紧紧抱住,抱得比之前更加用力,差点让驱喘不过气来。

        今天的恋真反常!驱这样想到。不一会儿,只觉肩头有些湿润,“恋?”驱担心极了,是他又做什么不好的事让恋伤心了吗?

         恋吸了吸鼻子,哑着声音道:“我很开心哟~驱为我做的这些事。我可从没生过驱的气呢。”“啊!对了,恋我再郑重的向你澄清一点,我!没!有!女!朋!友!”驱嘟起了小嘴。恋欣慰的笑了笑,柔声道:“好好,驱没有女朋友。”记忆中的小花兔“回来”了,心爱的人也回来了。

          “噫,恋,我发烧的时候……嗯,没说什么胡话吧……?”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恋“噗!”一声笑出了声。有呀,还说了一大堆呢,一大堆令他听后流下眼泪的话语,只是胡话吗?“嗯……让我想想……驱是有说过一些话,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胡话呢。”驱坚定的点着头道:“一定是!一定是!”恋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说:“唉,驱在半昏迷状态中可是向我表了好几次白,说了好多遍喜欢我呢,现在却说那些都是胡话,我真的好伤心。”驱还在碎碎念着“是胡话”并不停点头。嗯?伤心?反应过来了,“恋……为什么要伤心……?”原先等待的是一个回答,不想嘴唇即刻被湿热的东西堵住,辗转了好一会儿,恋起唇用额头抵住了驱的前额,“因为我也喜欢驱好久了啊~”趁对方还处于震惊中,恋再次一吻落下,缠绵而又深情,久久没有离开。

         接吻结束,驱还无法回过神,呆呆的抬起手,用手指触摸着自己的唇瓣。恋……刚刚是…吻了我?又一次的……而且,而且还向我表白了?!


——本章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