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柯子

闲时也经常写写文,文体不限的哦嚯嚯~什么领域的都会涉及。自从踏入月歌圈,我估计自己将会往这方面同人发展……

【恋驱】残念的转变〈5〉

         “唰——”浴室门关上,恋擦着湿润的头发走出来。

         “呐,说吧,发生了什么?”爱抱着手站在沙发边。

         “什么?”恋手一顿。

         “哥哥这次洗澡用时可特别长呢,在想心事吧?”恋不答,“唉……刚刚驱打来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听着语气特别急的样子。”恋依旧沉默。“我跟他说了你在这。所以说,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吗?”恋默默的做到了沙发上。

          半晌,爱见恋不语,叹着气准备离开。快走出客厅,恋缓缓开口道:“呐,爱,你知道吗?”恋抬起了头,“驱交女朋友了哟~”嘴角勉强扯出一丝微笑。

          “作为好朋友的我应该很高兴的啊,但从知晓那天起我便经常是心不在焉,一不留神就想着驱……”

           “最近约不出驱呢,他对他女朋友很好很好,天天都陪着她……真是羡慕。”

           “但是……”恋又垂下了头,“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约会还要编借口来骗我?”最后一句似在低吼,然后又陷入一阵沉默。

            “哥哥,你……你是羡慕那个女生吧?根据你的说法来看的话……”爱顿了顿,“嗯,没错,驱对哥哥是特别的。”

            “特别?对啊,驱对我而言的确很特别,他是我最好的朋友、知己啊。”

            “啊啦,哥哥不是啦,不是那种,我说的特别是指感觉方面,就是…就是喜欢啊!”

            “喜欢?我喜欢驱?”恋思索着说出,等明白过来语句意思时眼睛已瞪得极其恐怖。

            “哥哥你真是……残念啊……以前就觉着你俩间的关系很暧昧,现在……嗯,真相大白了。”

            “嘛,哥哥,我觉得你该好好想想了。去和驱谈谈,你们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说完,爱走向大门,“那我先走了,哥哥你记得多喝热水,小心感冒又复发了!”说着,出了门。

            这一夜,恋辗转反侧。他哪知道,那种奇特的情愫在他不知不觉中早已蔓延至全身。


            “恋?恋!”

            “啊?”恋回过神。

            “恋呐……过几天就要发新专辑了,可你最近状态看上去可不好哦。”奏叹了叹气,“就今天,歌录了那么多次,不是突然不唱了就是唱的没有一丝感情。恋你感冒还没好吗?需不需要再去医院看一下?”奏担心的皱起眉头。

            “啊抱歉抱歉……给你们造成麻烦了……奏放心,我没事,我们再来一遍可以吗?拜托了。”恋抱歉的笑着。

           “嗯……”奏摇着头,“不不不,恋你现在的状态来几遍都不会有太大变化的。嘛,恋你就此休息两天吧,这久确实工作压力有些大。哦,叫上Six Gravity的其他人一起吧,咱们去合宿!”

           没有回绝的余地……


合宿当天。

           合宿地点是一片小树林,有溪有泉,花美木壮,很是漂亮。

           一行人将行李放入木屋后想进树林中探探景。

           “呐~恋君走那么快做什么~” 葵在后面抱怨。

           而恋似乎是没有听到后方人的话语,依旧快步在前走着,想着之前爱对自己说的时话。那些话困扰了他好久,他直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对驱的感情是所谓的……喜欢……吗?不不不,不可能,驱可是男孩子,他怎么会喜欢上男孩子呢?啊!果然,恋爱什么的最烦了!想到这,恋烦躁的挠了挠头。还有就是……他根本不敢回头!不敢去看那个使自己一直纠结的“罪魁祸首”。

           “喂!驱你小心!”背后响起始一声惊呼。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的啦~啊啊啊!”

          “驱!”身后人有的惊呼,有的倒抽冷气,随后便是一串儿急促的脚步声。是的,不详的预感……

          “恋!驱落水了!”恋立刻转身,走近岸边,毫不犹豫的向驱落水的方向跳去。

          “喂!恋!小心!”湍急的水流将恋和驱直往下游冲。


        天已昏暗,树林中除了泠泠作响的水流声,便是一片的寂静。

         浑身湿透的少年将因溺水昏迷的人抱上岸。好轻!这是一个男生该有的体重吗?!

         将昏迷人平放在岸上,双手交叉按压其胸腔处,却也只是吐出几口河水,依旧是昏迷不醒。“驱!驱!”清醒的人急了,不论怎样地上人都不醒,呼吸还很微弱。

         “该怎么办……”恋此时头脑只觉一片混乱。一画面一闪而过。对!还有人工呼吸!正准备低头,快触及驱嘴唇时立马是停住了。这……对方是驱啊,让他怎么下得了嘴!可是……不行,这么唧唧歪歪的像个女生一般,现在救人要紧啊!霎时,一唇落下,虽说只是为了救人,却让恋的内心悸动。那柔软的唇,令他无法自拔。

          “咳!咳咳——”昏迷少年终是启了双眼。

          恋的焦虑顿时化为阵阵的激动。“驱,驱!你没事吧?”

          “恋……?”虚弱的声音。

          “对,恋,我是恋。”

          “恋……恋你终于……终于理我了……”驱勉强扯起嘴角对恋笑笑,“我……我……恋我好冷……好…好想睡……睡觉……”说完,驱本没睁多大的双眼又闭起。

          情况不对!恋忙是摸了摸驱的前额,果不然是发烧了!

          “驱!不要睡!不要睡,我带你去找始他们。”说完,恋背上驱便急匆匆的在树林中穿梭。

         天已黑下,浑身湿透的少年焦急背着另一半昏半醒着的人寻找出去的路,可黑夜方向感全无,只得找一处干燥地,学着野外生存的体验者般钻木取火,为背上少年取暖。

          在火光中看清了昏迷少年的脸,那张已经许久没仔细看过的面容,现在却是苍白一片,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嘴唇也已被咬的发白,双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

          清醒的少年满脸焦急,晃着枯叶上躺着的人:“驱!驱!醒醒!不能睡啊!”看那样子,泪水已是在眼眶中打着转。

          “没睡…我没睡……”虽是这么念着,眼睛却完全不见睁开,时不时还在念叨:“恋……不要走……不要走……听我…解,解释……驱没有女朋友……没有……”驱到现在还在想着和自己解释,他现在这幅样子,只是让自己心痛不已啊……

           “嗯,嗯,我在这,我不走。我相信驱,相信驱没有女朋友,所以别睡好不好……”恋将湿透的衣服脱下用火烤着,全身裸着的抱住驱,想用体温让驱赶快暖和起来。

          驱的头担在恋肩头,离耳根很近,“驱……驱喜欢的人……是恋啊……”微小的声音,却一字不落的传入恋的耳朵。恋顿时震住了,双眼瞪得老大,脑中一片空白。

          “什……什么?”恋不敢相信的问。驱似是听到,又虚弱的发音:“驱……驱喜欢恋……一直喜欢的都是恋啊……所以…所以恋不理我的时候…真的好伤心……”“恋真的好受欢迎……身边…身边总有那么多的……女孩子……每次看到恋与她们聊天时……真的有些嫉妒……呢……”“真的好想无时不刻的和恋呆在一起……但是……”驱缓缓抬起手,用仅剩的一些力气想要推开恋,“为什么恋会认为我有女朋友呢……恋为什么不理我……我被…被恋讨厌了吗……”滚烫的泪珠自驱眼角滑落。

          泪珠滴在恋的心上,心头阻塞一下子通畅,只觉一片清明了。“啊……如果这就是喜欢的含义的话……”恋闭眼小小自嘲的笑,然后用力抱住了驱,“抱歉……驱,我没有讨厌你哟。要知道,我也一直喜欢着驱你呢,原谅我这么晚才发现……”

          怀中人含泪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呐,恋,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很幸福很幸福的梦哦~好想就在这个梦中睡去,永远都不要醒来……]


——本章完——


评论

热度(12)